1. <div id="0mkhc"></div><div id="0mkhc"><ol id="0mkhc"></ol></div>

            <em id="0mkhc"><ol id="0mkhc"></ol></em>

              第三中文网 > 玄幻小说 > 烽火文途 > 第七百八十三章:七境不断筑剑谈

              第七百八十三章:七境不断筑剑谈

              推荐阅读:

            1. 少将的纯情暖妻
            2. 篮球高手之打爆全联盟
            3. 忒轮书之对勾错叉
            4. 霸爱:腹黑总裁的私密囚牢
            5. 美食步步逼近:妈咪快嫁
            6. 崇祯五百年
            7. 亿万豪宠:总裁的专属甜妻
            8. 大唐种田直播日常
            9. 末世之诛魔荣耀
            10. 仙尊饶命
            11.     早在姚若愚等人尚未割据合州之前,大理与西夏两大遗族为了躲避宋、金围剿,有部分民众一起躲藏在了川渝边境的某处山脉内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处山脉地域宽广,又因为太过险恶的地势,所以宋、金两国也不愿随意出兵围剿,使得两大遗族得以在这里安养生息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之后就是姚若愚等?#31169;?#31435;文邦以后的事情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西夏遗族反叛失败,被姚若愚剿灭大半精锐,元气大伤,大理遗族得以占据上风,彻底掌控了那片山脉,并将诸多西夏高手纷纷屠戮干净,剩下的普通民众也大多被迫迁出山脉,分散到川渝各地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再然后,在姚若愚的授意下,大理遗族将大批族人迁出山脉,移居到了达州、巴州一带,时间久了,除了一些行动不便的老人,山脉内已经没有了太多人居住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一日,平静无比的山脉高处,?#24187;?#34013;衣?#38505;?#27491;悬于高空,目视下方山脉,满脸的感慨之色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忽然,?#38505;?#36523;形一动,脚下虚空?#30431;?#23454;质阶梯,一步十丈,不过片刻功夫,他已经来到了山脉深处的一座山?#39286;凇?br />
                  瞧见谷口一道道封印灵阵,?#38505;?#30524;底浮起几分苦笑,谁能想?#21073;?#24403;年倾尽一族之力布下的封印,今日却要他亲自来解除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摇了摇头,?#38505;?#22823;袖一拂,一股温热之气冲刷而上,竟是轻描淡写地将那些封印尽数焚去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仔细看了几遍,?#38505;?#30830;定将所有封印的痕迹都抹去后,当即?#24066;?#36947;:“李老贼,你的族人都被屠戮干净了,还在闭关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安静了一会儿,就听?#39286;?#19968;人洪声道:“老?#19968;錚?#20320;说?#35009;矗俊被?#38899;未落,一股?#36843;?#26080;比的炎劲已经从中翻涌而出,将谷口山石尽数化为琉璃之状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瞧见那些琉璃化的山石,?#38505;?#30524;神一闪,失笑道:“看来你这大日炎神又有了精进啊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轰隆一声,先前从谷中翻涌而出的炎劲尽数倒卷而回,而后就见?#24187;?#32418;衣老人从中走出,怒目瞪视过来,厉声道:“你刚刚说?#35009;矗?#25105;族被人杀光了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笑了笑,?#38505;?#39060;首道:“不错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红衣老人浑身炎劲浓郁,整个人?#30431;?#19968;轮烈日,此刻也是目眦欲裂,咆哮道:“段老贼,当年说好你?#34915;?#27969;闭关,另一人负责看护两族,我族?#24187;穡?#20320;在干?#35009;矗俊?br />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以为老夫愿意看到么?”?#38505;?#21497;了口气,无奈道,“对方乃是八境,我区区一个七境,又能做?#35009;矗俊?br />
                  红衣老人脸色大变,惊道:“八境?难道是那楚狂歌出手了?还是那完颜阿骨打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哼!都不是,那楚狂歌已经前往北上自立为王,至于完颜阿骨打早死了好几年了,”?#38505;?#25671;摇头,回答道,“这八境名叫姚若愚,乃是华夏锦绣榜武榜第一的人物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红衣老人眉?#26041;?#30385;,回忆良久,却如何都想不起有这么一个人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见他神情,?#38505;?#20919;笑道:“此人乃是数年前崛起的,之前从无声息,短短数年已经从区区三境突破到八境,这般妖孽人物,你以为老夫能?#32431;?#24471;了么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那你现在来找我干?#35009;矗俊?#32418;衣老人也不是蠢货,思绪转动,忽然?#23454;饋?br />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若是此人仍在,老夫恐怕会?#20102;?#37117;不敢?#24052;罰崩险?#28129;然道,“只?#19978;В?#27492;?#35828;?#32618;了大宋,被围杀在东南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哦?”红衣老人面色冷冽,冷笑道,?#20843;阅兀俊?br />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当年他出手屠戮你西夏遗族,老夫族人也受到波及,只是碍于此子实力不敢?#32431;梗?#22914;今既然他已经陨落,那么就是我等复仇的时候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?#38505;?#25163;抚长须,淡淡道:“只是此子麾下有?#22856;?#19971;境,单凭老夫一人之力怎能对付,所以专程前来找你,共商大事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0843;?#20010;七境?”红衣老人微微皱?#36857;?#19981;解道,“?#38405;?#19971;境高阶的实力,难道还应付不了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冷笑一声,?#38505;?#31572;道:“嘿,这四人里面,有西辽摄政王韩德让,筑剑宗的宗主席师,还有那号称五名六境可斩七境的五灵繁易剑阵,最后一人更加?#35828;茫?#20197;一人之力可以匹敌七八位七境联手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?#38712;趺纯?#33021;?”红衣老人两眼瞪圆,?#31561;?#36947;,?#38712;趺纯?#33021;有如此本事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然你以为,老夫为?#35009;?#20250;来找你?”?#38505;?#30385;了皱眉头,道,“总之一句话,你要不要为你的族人报仇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此事太过荒谬,我可不能听你一人之言,”红衣老人思虑片刻,摇头道,“我要先出去探查清楚,怎么找你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?#38505;?#28129;淡一笑:“你若要找我,去川蜀北部的巴州?#32431;桑?#35760;得藏匿行迹,?#26432;?#35753;他们发现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嗯了一声,红衣老人身形一闪,就化为一轮?#24050;?#20914;天而起,眨眼功夫已经消失在天际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这老?#19968;?#30340;大日炎神越发强横了,恐?#25134;?#31163;七境七重也不?#35835;恕!?br />
                  目视那人背影,?#38505;?#38754;色阴沉,?#28872;?#36947;:“只是单凭我们两人,恐怕还没发对付那许烜熔,还是要再去寻找几个帮手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红衣老人名曰李裘,是西夏遗族中的最强者,一身火系功力足有七境六重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至于这名?#38505;擼?#24403;年曾是大理国崇圣寺的主持,后来大理国?#24187;穡?#20182;带领部分族人逃亡到这里,并改名为段复理,意喻复兴大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华夏四大逆中,此?#22799;?#26159;排名第一的人物,修炼纯阳天功,是七境七重的顶级强者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李裘?#25237;?#22797;理虽然功力通玄,奈?#25991;曇屠下酰?#20026;了保持生机不损耗,于是二人约定,一个闭关维持生机,一人在外坐镇,每五年一轮换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当年西夏反叛失败时,正值段复理在外坐镇,眼见文邦势大,他果断带?#31169;?#28781;了西夏遗族的诸多高手,并亲自出手封印了李裘闭关之地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谁能想?#21073;?#22823;理遗族和西夏遗族中竟然还有这么两位顶级强者的存在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*——*——*——*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眉州,老峨山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随着大文?#21069;?#21344;领川渝,筑剑宗逐渐恢复了往昔的元气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虽然目前还没有新的六境诞生,使得火、水、土三峰的首座仍是由两位五境暂摄,但是在席师的经营下,这些年也陆续招收了不少剑道的好苗子,只需要足够的时间,早晚能?#25442;?#22797;筑剑宗当年名列七大圣地的盛况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些日子席师一直留在筑剑宗内,以护?#33267;?#24030;、叙州两地,避免遭遇七境攻击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负手立在老峨山山巅,席师面沉如水,往日再是?#29616;?#30340;局势,此人也一向是微笑满面,如今这般凝重的神情,却是极为少见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遥望山巅外厚重的云海,席师正值?#28872;鰨?#24573;然听见身后响起脚步声,也不回头,他已经淡淡笑道:“剑天,?#35009;?#20107;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来到席师身后数步处,牧剑天抱拳道:“师尊,我们在北部的剑馆刚刚传来消息,巴州、达州等地的驻军似乎有部分消失不见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嗯,应该是去渔州了吧。”席师微笑道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牧剑天一怔,丑陋的脸庞上露出几分不解:“师尊难道早已经猜到了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席师嘁了一声,轻笑道:“三公举办第二届百家讲?#24120;?#19981;就是为了让那些图谋不轨之辈有所动作么,既然如此,那些兵马偷?#36947;?#24320;驻地,也是很正常的事情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此事是否要告知天策府?”牧剑天?#23454;饋?br />
                  叹了口气,席师回过身看向自己这位得意弟子,虽然他在剑道上的天赋不输自?#28023;?#20294;是这谋略方面却实在是不?#21834;?br />
                  摇摇头,席师面带惋惜地说道:“不必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牧剑天眉?#26041;?#30385;,疑惑道:“为?#35009;矗俊?br />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当年臣服文邦的时候,为师曾经与文王约法三章,本宗可以调动六境前往助力,但是为师却不会亲自加入文邦,你知?#29282;裁?#20040;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也不?#39286;?#21073;天回答,席师已经回答道:“因为那时候的文邦,还没有资格让为师听候调遣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直至文王伐金时突破七境,为师才带着五灵繁易剑阵加入天策府,这?#25991;?#24597;文王不在,我也听从那许烜熔等?#35828;?#23433;排,返回筑剑宗帮忙照看川南边境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但是,无论是当年刚刚臣服的时候,还是现在为师亲自加入天策府,我从来都没有让你加入天策府,也就是你为了突破天障,想要经历红尘,为师才拜托文王让你入兵部为官,?#38405;?#30778;心性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知道这是为?#35009;?#20040;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牧剑天沉默片刻,淡淡道:“师尊是不愿意彻底捆绑在筑剑宗么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席师淡然道:“因为文王突破七境,有了和?#31227;?#31561;谈话的资格,所以我带着五灵繁易剑阵加入文邦,但是哪怕他现在已经是八境,但是宋朝一方却有三位八境,这种情况下,你能保证大文?#21069;?#21487;以支撑下来么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牧剑天眉?#26041;?#30385;,欲言?#31181;埂?br />
                  席师笑了笑,说道:“我筑剑宗所有人都可以加入大文,甚至为了他们与大宋交战?#20102;潰?#20294;是你不行,因为你是我宗未来唯一的希望,也是唯一的火种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听完席师的回答,牧剑天不觉沉默下来,此时他才终于明白过来,为?#35009;?#24109;师一直不让自己加入天策府,哪怕当年自?#21512;?#35201;感悟红尘而打算入朝为官,席师也是犹豫再三才答应下来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聪明人总会权衡局势,师尊是聪明人,这样做没有错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忽然,牧剑天抬起头,沉声道:“可是徒儿不是聪明人,徒儿感悟苍天剑道,为人处世就是一往无前,徒儿既然现在是大文官?#20445;?#23601;要为大文舍生忘死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席师叹了口气,他显然早已猜到牧剑天的回答,淡淡道:“忠义可嘉,不过?#19978;?#20102;,这次的事情你不能插手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?#39286;?#21073;天反驳,席师已经微笑道:“这不是我的意?#36857;?#32780;是那位新任御史大夫的意思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牧剑天闻言一怔,目光?#26032;?#26159;质疑,顿时席师笑容一垮,饶是此人性情厚黑,也不禁羞恼道:“为师还会骗你不成,那位御史大夫猜到你这种人可能会前往渔州助阵,甚至一时激愤直接跑去阻拦那些兵马,专程派人?#25176;?#36807;来,让我阻止你们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为?#35009;矗俊?#29287;剑天见席师面色坦然,?#26352;?#36947;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为?#35009;矗俊?#24109;师眉头一挑,脸上露出几?#20013;?#24847;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既然三公举办百家讲坛是为了引蛇出洞,你贸然动作岂不是会打草惊蛇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一旦他们?#24605;?#25105;宗实力,反而不敢动作,你不是坏了三公的?#34987;俊?br />
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0843;?#20197;啊,乖乖留在老峨山吧,看三公是怎样将那些贼人玩弄于鼓掌的!”

              本文网址:http://www.69013502.com/book/122/122421/49048689.html,手机?#27809;?#35831;浏览:http://m.d3zww.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
              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,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。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

              大乐透开结果走势图
                    1. <div id="0mkhc"></div><div id="0mkhc"><ol id="0mkhc"></ol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0mkhc"><ol id="0mkhc"></ol></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div id="0mkhc"></div><div id="0mkhc"><ol id="0mkhc"></ol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0mkhc"><ol id="0mkhc"></ol></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急速赛车开奖直播 竞彩官方微信二维码 广西快三开奖号码 两码中特期期免费公开 体育彩票e球彩 五子棋有段位吗 3d开机号今天彩宝 河南22选5开奖结果 福彩七乐彩开奖结果 浙江地方彩票开奖查询 dengru网易彩票网 山西11选5开奖电子屏走势图 广东26选5走势 中国福彩中心投诉电话 香港九龙六合图库开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