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div id="0mkhc"></div><div id="0mkhc"><ol id="0mkhc"></ol></div>

            <em id="0mkhc"><ol id="0mkhc"></ol></em>

              368 再三逼迫

              推薦閱讀:

            1. 我的世界沒有盡頭
            2. 豪門重生,總裁老公強勢寵
            3. 妻乃并肩王
            4. 再世:超凡之路
            5. 重啟黃金年代
            6. 失敗文明的崛起
            7. 長青劍神
            8. 或許來生不再愛
            9. 冷妃妖嬈:邪王,日夜寵
            10. 筆語
            11. 超級天道系統:傳奇霸業
            12. 小攻每晚都要吃肉
            13. 穿越莽荒:王牌特工vs野人老公
            14. 灰燼神座
            15. 妻子的野性
            16. 他來自外掛服
            17. 玉霖碧雪劍
            18. 滅世七將
            19. 獸鬼
            20. 重生之都市道帝
            21.     小÷說◎網 】,♂小÷說◎網 】,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兩人站著許久,秦楚后來不曾說一句話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因為她知道,無論她說什么做什么都是沒用的,只要是這個男人認定的,他就會憑著自己的心意去做,從來不會顧及別人的感受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其實以秦楚的家世完全沒有必要怕他,只是她不想和莫辰走到那個地步,為了自己,讓秦家與一個家族為敵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莫家在安城雖然不及秦家,可好歹也是有根基的,一旦動了,定然是萬劫不復,到時候秦家也會受到牽連,秦楚不想把事情弄得這么復雜,最好是能自己解決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楚楚,我知道你生我的氣,我也理解,但是你不能不顧自己的身體啊,帝都一向空氣不好,對你的身體會有很大的影響。”莫辰說得動情,“你還是回安城養病吧,我保證等你氣消之前都不去打擾你,會等著你想明白。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呵呵!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是秦楚心里此時的心境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當真和莫辰說不明白,以為她只是生氣嗎?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對這個男人她是失望,更多的是懼怕,如果和他在一起,她肯定會做噩夢,每天都會被他所做的那些事折磨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秦楚不想理他,她轉身離開走出弄堂,莫辰便一直在身后跟著她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既然莫辰找到了這個地方,那么肯定是知道她住哪兒的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個男人果真神通廣大,竟然能找到她的藏身之地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秦楚加快腳步,這邊都是小弄堂,她想趁機甩掉莫辰,可她到底低估了這個難忍的能力,在來之前莫辰就已經摸清了這里的地形,且四面八方都有他的人埋伏,所以無論他跟不跟上秦楚,她都是逃不掉的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秦楚眼見逃不掉他的手掌心,趕緊找機會拿出手機給秦少琛發了一條短信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‘莫辰找到了我!’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簡短的幾個字,秦少琛便知道秦楚所在的處境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秦楚應該是在躲避莫辰,要不然不會只有這幾個字,肯定會具體匯報那邊的情形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在帝都秦家的人也不少,秦少琛收到消息以后趕緊叫了人過去,而這幾十條弄堂地形復雜,秦家人也是找了好久才找到秦楚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們找到秦楚的時候,莫辰跟在秦楚身后,臉不紅氣不喘,似乎很享受這種躲貓貓的游戲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大小姐。”為首的保鏢看到秦楚一臉驚慌,想要將她護在身后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莫辰迅速走過去將秦楚拽了過來,“你們的大小姐和我有事要談,我是莫家的莫少爺,想必你們對我也不陌生,你們的大小姐和我在一起完全可以放心。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隨后莫辰潛伏在暗處的人也全數顯現出來,在人數上,秦家的保鏢完全處于弱勢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要不是秦少琛交代,不許動手,免得傷害了大小姐,他們絕不會服軟,即便莫辰帶來的人多,他們也不是吃素的,有些勝算根本不在人數上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而且這個時候秦楚也給秦家保鏢使了眼色,讓他們不要輕舉妄動,一旦大張旗鼓肯定會鬧得人盡皆知,在帝都秦家雖然有勢力,可到底不是安城,秦楚可不愿給秦家惹上麻煩,莫辰的底細,他們到現在還不是很清楚,他到底帶了多少人,又到底什么目的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末了,秦楚對秦家保鏢開口,“你們回去吧,莫少爺是我的舊相識,我和他去四合院喝杯茶,談點事情。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秦家保鏢自然不會放任秦楚一個人在這里,秦少琛的意思是,如果莫辰挾持了秦楚,他們要在秦少琛趕來之前保證秦楚的安全,所以他們不會輕舉妄動,只會在暗處保護秦楚,若是有突發狀況,他們便也什么都顧不得了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秦楚說完這句話便轉身對著莫辰道,“走吧,我帶你去我那里喝一杯茶,好好聊聊。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莫辰聞言笑了起來,“這不就對了嗎楚楚,跟我玩躲貓貓的游戲多累,況且你的身體也不適合玩這種游戲,還是坐著喝茶比較適合你。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秦楚懶得理他,徑直往自己所在的四合院走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大廳里,秦楚支開了保姆,將泡好的茶水推到莫辰面前,“這里不比安城,這種四合院也不知道莫少能不能習慣。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楚楚,你非得和我這么說話嗎,我們之間何時變得這么生疏了?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秦楚面無表情的朝他看了眼,“我們之間何曾那么熟悉過,雖然差點結婚,可總歸差了那么一步,莫辰,我不想和你說太多,也希望你能明白我的心意。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的心意?”莫辰依然執迷不悟,“你就是在生我的氣,是,我承認那些事情都是我做的,也曾經傷害了你,可是楚楚你要想清楚,我和陸遠相比,誰傷害你的最多?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呵,聽聽吧這個男人的輿論!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難道她要選擇這種男人,傷害了她還要說得這么義正言辭?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秦楚搖頭,“你們都傷害了我,所以我一個都不會選擇,莫辰,愛情不是建立在傷害之上。其實你有沒有想過,你對我根本就不是所謂的愛情,只是因為不服氣當年陸遠那么個窮小子娶到了我,你心里不平衡罷了,只是沒想到這種不平衡一直成了你心里難以跨過去的坎,折磨了你這么多年。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楚楚,你怎么能這么說呢,我是為了所謂的不平衡嗎?是,當年你選擇陸遠而拋棄我……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秦楚打斷他,“莫辰,我希望你能明白一點,當初的我們并沒有談婚論嫁,也沒有約定什么,只是一直關系比較好罷了,何來的我拋棄你之說?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可是我們的感情是青梅竹馬的,楚楚我一直以為你會明白我的心意。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秦楚抓住他話里的漏洞,“但是你從來沒有把這份感情說破不是嗎,所以,我們不存在誰拋棄了誰,你喜歡我,我并不知道。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楚楚!你不會不知道,你只是裝作不知道,那時候你心里有了陸遠!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是啊,那時候我心里是有了陸遠,但我不覺得我對不起你,因為你沒有把感情說破,更何況我們從未在一起過,我把你一直當做好朋友。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莫辰被她說得暈頭轉向,更何況他也不想在這些事情上計較,好不容易找到秦楚,他的目的是希望秦楚能跟著自己會安城,等養好身體以后他們再說結婚的事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好了好了楚楚,無論過去的事情怎樣我們都不要再爭辯了,你知道的,我只在乎現在。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在乎現在?”秦楚有點火大,為什么和這個男人怎么都說不通,“你在乎什么呢?莫辰,我想問你,午夜夢回的時候,你有沒有做過噩夢?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話一落,莫辰猛的想到被他害死的堂哥,他死去的時候很慘,手里還拿著那個女人的信物,只可惜,他到死都沒能等到那個女人,是他和莫父安排的一個女人,根本不曾愛他!是他錯付了一生,乃至生命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些日子,尤其是秦楚失蹤的這些日子,莫辰的情緒比較狂躁,夜里時不時被噩夢驚醒,除了夢見被他害死的堂哥,最多的便是趙姿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對趙姿沒有愛情,可永遠也忘不了她嫁給自己的時候的美好,嘴角的笑意淺淺,雖不是絕色,卻也是個難得的可人兒,那時候的趙姿對他們的婚姻生活充滿了希望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莫辰瞧著她,不知怎的就對她說出,以后會忘了秦楚,好好和她過日子的話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記得很清楚,趙姿聽了他這番話以后主動獻上了自己的吻,并且拉住他的手承諾,這輩子無論發生什么事,無論榮辱都會和他在一起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本來那時候莫辰是真打算和她好好生活的,新婚之夜他也想過和她有夫妻之實,可后來他看到秦楚在深夜發文,說祝福他倆的話,還附上了她和陸遠在一起的圖,他們一起祝福他和趙姿,莫辰心里便不痛快了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憑什么他要娶趙姿一個不愛的女人,陸遠一個沒身份沒背景的窮小子卻能得到秦楚?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所以他把這一切都報復在了趙姿的身上,也只有趙姿和他離婚了,或者趙姿傷害了秦楚,秦楚才不會再撮合他們兩個,更不會覺得對不起趙姿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切都該在他的掌握之中,以往莫辰做這些事不覺得有什么,但現在被秦楚這么一提起,他嚇出了一身冷汗,臉色也變了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秦楚瞧他這個樣子,就知道他這幾日睡眠不好,虧心事做多了,總會難以安寧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莫辰,做人要講良心,以前做的那些事我沒資格追究,也不愿去追究,可你陷害了陸遠那么多年,讓他為你背了那么多年的黑鍋,你的內心就不覺得愧疚嗎?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莫辰聞言冷笑聲,“說到底,你還是為了陸遠抱不平是嗎?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是有怎樣,不是又怎樣,我是站在公平的角度,不說我以前和陸遠是夫妻,這件事我有權利干涉,即便現在離婚了,我站在外人的角度看,這件事也是你的錯,憑什么你要讓陸遠為你背這樣的黑鍋?莫辰,你真是太陰險了!”秦楚大概是火了,將心里的話一股腦的吐露出來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莫辰瞇了瞇眼,良久才道,“楚楚,你對我的嫌隙有那么深嗎?我說過了,我做這些都是為了你!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可你這種為了我會給我帶來很大的負擔,莫辰你有沒有想過,你這么說這么做,我心里會怎么想,又能不能接受?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怎么就不能接受了?這些事都是我一個人做的,和你沒有任何關系,楚楚,你完全不用怕這些報應會加在你身上。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番辯解,秦楚無話可說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爭論了這么大一會兒都沒有結果,秦楚不想再浪費口舌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莫辰,我會讓你放棄我的。”她說,像是下定了某種決心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莫辰一聽她這話,再看她這個眼神,心神一緊,“楚楚,你要做什么,可千萬別做傻事啊。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呵,傻事?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怎么可能做傻事!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莫辰,你記住我的話,我一定會讓你放棄我,至于我會做什么你沒有權利干涉。”秦楚站起身,她看莫辰的眼神充滿防備,“莫辰,你看看你帶來的人,真的沒有必要這么做,你是想囚禁我嗎?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莫辰心急的解釋,“不是的楚楚,我沒有這個意思,我那么愛你怎么可能囚禁你呢,我只是想讓你跟我一塊回去,你好好養身體,等氣消了……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秦楚已經沒有耐心再聽他八竿子打不著的辯解,“不要再說了莫辰,我們話不投機半句多,我到現在才明白,我和你不是一路人。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楚楚,你可不能這樣對我,當初你可是答應要和我一起走完下輩子的,你怎么可以言而無信呢?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言而無信?”秦楚突然笑了起來,“到底是誰言而無信?莫辰,你做了那么多事還好意思這么說,你真不覺得愧疚嗎?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說過了,我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你!”這句話莫辰幾乎是咆哮出口的,可見他的怨氣有多重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秦楚不想再和他繼續針鋒相對,干脆閉嘴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現在是晚上七點半,即便秦少琛得到消息這個時候趕來,最早也得九點才到,所以她一定不能讓莫辰激動,把自己處于危險之中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莫辰,我們先不要說這些,我今天有點累了,想休息,有什么事我們明天再談吧。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以往只要她說累,莫辰肯定會好好的照顧秦楚休息,可今天他心里已經記掛了一件事,秦楚說,會讓他放棄她!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莫辰猛然間將她緊緊拽住,逼著問,“楚楚,你先告訴我,到底要怎么做你才能跟我回去,才能原諒我?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種事是可以原諒的嗎?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秦楚的手被他拽的生疼,她從未見過這樣的莫辰,令她可怕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越是這個時候,她越不能和他對著干,現在的她完全出于弱勢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總得給我點時間吧。”她忍著疼說,“至少現在我心里這道坎無法跨越過去,更沒辦法接受你所做的一切。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給點時間?!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種模棱兩可的回答莫辰并不滿意,盯著她繼續問,“那要多長時間,你總得給我個期限吧?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秦楚咬了咬唇,“我不知道。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楚楚,你不是那么小心的人,今天就我給你一個期限,半年,最多半年,無論你有沒有想明白我們都結婚,婚后我會盡量彌補你的,還有陸遠,他已經報復了我,差點廢了我一條手臂,還有什么是不夠的?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秦楚的心顫抖得厲害,眼下無論莫辰說什么她都只有答應得份,這個男人已經瘋了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莫辰,你先讓我坐下。”秦楚的手臂實在被他拽得疼,皺了皺眉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莫辰大概也意識到自己太過于用力,趕緊松開她道歉,“對不起楚楚,我不是故意的,弄疼你了吧。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現在想休息,你能讓我休息嗎?”秦楚的態度相較于之前好了太多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當然可以,楚楚只要你不離開我,不和我分手做什么都行。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呵,恰恰秦楚想要的是遠離這個男人!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秦楚終于成功的逃離他的掌控,坐了下來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不再說話,只是靜靜的坐在沙發里休息,她才剛出院,身體虛弱得很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莫辰坐在秦楚身邊默默的陪著她,即便是這樣也能讓他心里心安些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只要能陪著她,哪怕什么都不做對于莫辰來說也是幸福的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兩人就這么坐著,偶爾會聊兩句生活,秦楚只能順著他的話說,不敢和他有太大的爭執,終于熬到了九點,秦少琛到來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到秦少琛,秦楚吊著的心才落下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阿琛。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秦少琛只身前來,朝秦楚點了下頭,又對莫辰道,“莫總好興致,大半夜的還留著這里不肯走。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莫辰站起身,陰陽怪氣的回應,“秦少說笑了,我不過是來看望我未過門的妻子,這是我的權利。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聽得出來,莫辰一點也不怕秦少琛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秦少琛也沒有把他放在眼里,莫辰這個人是難對付,但也不是不能對付,任何有難度的人和事,秦少琛都十分感興趣,這些年他就是過得太舒坦了,好不容易碰到一個對手,對他來說也是一種樂趣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秦少琛笑了下道,“莫總剛才也說了,是未過門的妻子,我姐姐既然是你未過門的妻子,想必莫總也是在乎她的聲譽的,大半夜的還留在這兒,難免會讓人說閑話。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這是在帝都,不會有人說閑話。”莫辰很快的懟過去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秦少琛往前走了幾步,他凌厲的視線掃過大廳,最后落在莫辰身上,“這是在帝都,但也是在別人的眼皮子底下,我們秦家是最受關注的,我想,莫總該明白這個道理,楚楚消失了三年回國,她的身份本就特殊,在節骨眼上更不該節外生枝,莫總還是為未婚妻想一想的好,這對你,對我們秦家都有好處。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莫辰朝秦楚看了眼,見她面色疲憊,再考慮到自己帶來的人,也不怕他們偷偷溜掉,再說他就住在隔壁,只要這里一有動靜他就能立馬知道情況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秦楚,他是絕對不會放手的!謀算了大半輩子,沒有人能將快到嘴的肉心甘情愿的扔掉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加上莫辰也不愿在這個時候和秦少琛起沖突,事情還沒有到那一步,他是聰明人自然知道該怎么做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秦少說的是,是我欠考慮了。”莫辰側目看向秦楚,“楚楚,你好好休息,明天早上我再來看你,到時候我們商量怎么回去安城。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秦楚點了點頭,“嗯。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莫辰終于離開了,可秦楚和秦少琛還是不敢肆無忌憚的說話,他們不知道莫辰帶了多少人,更不知道這里有沒有莫辰的眼線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秦楚用手機給秦少琛發了一條短信,兩人看得見距離卻只能如此交流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間四合院有一個暗房,是秦楚最滿意的地方,不管莫辰布下多少眼線,暗房里說什么做什么莫辰是不可能知道的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秦楚的意思就是讓秦少琛去暗房,告訴了他路線,她先上樓去,讓秦少琛一個人在客廳里坐一會,免得被莫辰的人懷疑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深夜十一點,姐弟二人終于可以在暗房里肆無忌憚的說話了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阿琛,爸爸還好嗎?”一開口,秦楚便問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最擔心的就是父親,這些年為了她是操碎了心,現在她還活著,對于秦遠成來說是天大的喜訊,只可惜她給秦家帶來的永遠只有麻煩,她這個女兒真是不孝啊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放心,爸爸挺好的,就是擔心你。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秦楚嘆氣,“我就知道他擔心我,這邊的情況我也不敢告訴他,今天你也看到了,只要我一天不死,莫辰就不會放過我。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胡說什么呢,解決事情的方式有很多,你死了只能說明你懦弱。”秦少琛這話說得很嚴肅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秦楚突然笑出聲來,“我是這么說,又不是打算去死,我怎么可能那么傻,好不容易活過來要去死?為了一個莫辰,這么做值得嗎?我只是擔心秦家,擔心爸爸,還有阿琛我不想連累你,你的身體也不大好,實在不該操心這么多的。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沒事,說實在的,我已經很久沒有遇到過這么強大的對手了,原本我們和莫家是沒有沖突的,所以也沒有競爭,可現在已經到了那個時候,楚楚,你要相信我。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想做什么?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秦少琛不想把自己的打算瞞著她,“莫辰這個人太過于偏激瘋狂,他若是得不到你,肯定會瘋,還不知道會做出什么事情來,他什么都不會怕,所以楚楚你要小心他,千萬別把他惹毛了!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知道的,這些我都明白。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至于我們你倒是不用擔心什么,你也要相信爸爸,他也不是個簡單的人,要不然我們秦家怎么會有今天。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當然知道,只是我不想太連累秦家。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一家人還說什么連累不連累的話。”秦少琛安撫她,“你快別胡思亂想了,這里的一切交給我,必要的時候我會找幾個信任的人把你送出這里。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秦楚像是想到什么,“阿驍呢,他最近還好嗎?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還有一個人,她猶豫了許久終究沒有問出口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阿驍也挺好的,楚楚所有的一切你都不要擔心,只需要好你自己。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真的沒有想到莫辰這個人會如此偏激,你是不知道,剛才我真的嚇壞了,你說,你有沒有殺過人?”秦楚問這句話的時候是恐懼的,因為她忘不了莫辰在發火時候的眼神,恨不得吃了她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秦少琛看得出來她今天是受了驚嚇,其實秦楚的膽子不小,大概是毛陳一直都是以溫柔形象示人,所以她才會覺得可怕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想這么多干嘛呢,我來的時候幫你想好了,這個地方你是待不下去了,我安排好了私人飛機,你隨時都可以離開。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離開?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又要離開嗎?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秦楚是不想東奔西跑的,可眼下似乎沒有別的辦法,因為他們都不知道莫辰究竟是什么底細,這些年又隱藏了多少勢力,秦家從未和莫家對峙過,這一局秦家即便能勝,也是要付出代價的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秦楚不想這么解決,就想能和莫辰說清楚,也是為了兩家好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多時,秦少琛接到一個電話,等通話結束,他便對秦楚道,“等下凌晨一點,直升機會降落在弄堂西側,我想辦法帶你出去,你上直升機直接走。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,我不走!”秦楚拒絕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不能一走了之,把爛攤子都丟給年邁的父親和弟弟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楚楚,現在是最好的時機,當然即便明天莫辰找到你,我也有辦法讓你離開,可到那個時候傷害程度會更大,這才是最好的辦法,只有你不在這里了,他才沒心思和我較量,才會把所有注意力都放在尋找你的身上。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秦楚還是覺得太冒險了,“萬一驚動了莫辰呢,他帶來的人不少,會不會……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萬一他動怒,殺了他們也不是沒有可能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難道不相信你弟弟?”秦少琛倒是很有把握,“說不定激怒他是一件好事呢。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激怒了他,做出傷天害理之事才能受到法律的制裁,這樣秦少琛也就不用費太大的力氣了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過莫辰那個人即便是動怒,也不會那么容易曝光自己的情緒,想要他真正的動怒,不容易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秦楚不明所以,不過事到如今,她能相信的也只有秦少琛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到了凌晨一點,秦楚換上了一套男裝,由秦少琛護送著出去,他們這邊一有動靜莫辰便知道了,不過莫辰的人只匯報出去了兩個人,并不知道那是秦楚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莫辰剛剛睡下,一聽到這個消息趕緊從床上起來,然后帶著人沖進了四合院,然而等他進來已經找不到秦楚的身影了,當他意識到什么的時候,頭頂刮起一陣大風,直升機的嗡鳴聲刺耳,他抬頭,就著不太清晰的光線看到那架直升機越飛越遠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呵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到了這個時刻,莫辰倒是不沖動了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又跑?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很有自信,無論秦楚跑到哪里他都有機會把她抓回來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莫辰帶來的人好半天沒等到命令,便問,“莫總,我們接下來該怎么辦?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回安城,繼續查,走到天涯海角我也會把她給抓回來。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是。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送走了秦楚,秦少琛也回了安城,折騰了一晚上著實累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天一早,天還沒亮陸驍和陸遠就過來鬧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舅舅,你把我媽弄去了哪里?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那個我聽說莫辰找去了,楚楚她沒事吧?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發生了這么大的事,舅舅你怎么不通知我呢,應該讓我陪您一塊去的,我非要揍死那孫子不可。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……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父子倆你一言我一句吵得秦少琛一陣頭疼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等他們說得累了,秦少琛才幽幽的開口,“我把你媽藏在了鄉下,一個偏遠地區,你們沒事最好也不要去打擾她,這件事越少人知道越好。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陸驍看向了陸遠,“你不是說要搜集莫辰的罪證嗎,到底有沒有進展?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陸遠才剛派進去兩個人,這些日子根本沒有任何消息,莫辰的罪證若是那么容易找到,相信警方也不會頭疼了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暫時還沒有。”陸遠著急得要死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秦少琛說把秦楚送到了一個偏遠地區,秦楚的身體不好,能在那種地方生活好嗎?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怎么這么久了還沒有搜集到證據呢,遠哥,你派去的人到底可不可靠。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秦少琛開口道,“阿驍,這種事情不能急,莫辰那個人太陰險,連警察都覺得棘手的事,肯定不是那么容易辦成的。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那要怎么辦,總不能讓楚楚姐一直待在偏遠地區吧?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是啊,不能讓秦楚長期待在那里,對她的身體會很不好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個主意不過是緩兵之計,具體要把秦楚送去哪里養身體,秦少琛還在進一步考慮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末了,秦少琛對陸遠道,“你有空就去照顧一下楚楚,她一個人在山里我不放心。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陸遠受寵若驚,秦少琛能對他說這番話著實不易,他是一千個愿意去照顧秦楚,可關鍵是秦楚不待見他,陸遠可不想因為自己弄得秦楚心情不好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是啊遠哥,你反正沒什么事,安城這邊有我,你就去照顧楚楚姐吧。”陸驍也跟著起哄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秦少琛又道,“你若是愿意,我馬上派直升機給你,莫辰肯定不會這么快找到你們的下落。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倒是沒問題,關鍵是……”陸遠說到這兒垂下了頭,似是有點難為情,“是你姐姐不待見我,每次見了我都說心情不好,還影響她的身體。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秦少琛倒不這么認為,昨晚和秦楚聊天,她雖然沒有直接問陸遠的狀況,但秦少琛看得出來她是關心他的,只是一直沒找到借口開口,而他也不主動提,就是讓她著急,這樣或許對兩個人都好些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陸驍一聽陸遠這話忍不住嚷嚷,“哎呀遠哥,我和你說過多少次了,楚楚姐不待見你,你就想辦法讓她待見嘛!我不是教過你么,當時你還說很有用呢,楚楚姐這個人就是嘴硬心軟,你要摸清她的性子就能解決了。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陸驍說得對,楚楚的性子我也是了解的,她這個人嘴硬心軟,尤其是對你。”秦少琛似是在給陸遠打氣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兩人都這么說了,而且陸遠也確實放心不下秦楚,這么好的機會哪能不去呢?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莫辰一回到安城便開始調查秦楚的下落,有了第一次的教訓,第二次他倒是沒顯得那么著急了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就是莫家夫婦,眼見著兒子都把心思花在尋找秦楚的事情上跟著干著急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們還想見見陸寒呢,一直在找機會和莫辰說這個事,可總是開不了口,生怕惹怒了兒子,他們這輩子都見不了孫子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莫父本來還有辦法對付他,可如今秦楚沒有消息,他是沒有任何事再拿捏住兒子了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莫辰躲在書房不見人,大半夜的他接到一個神秘電話,說是公司出現了內奸,有重要的數據透露了出去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莫辰聽后并不著急,只是冷笑一聲,“裝作不知道,我會親自把內奸給揪出來,到時候讓他吃一輩子牢飯。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霸氣的掛斷電話,臺燈下,莫辰一張臉無比陰狠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陸遠竟然不知死活的派了人來他公司調查,呵,這不是侮辱他的智商嗎?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些年,他確實做了不少事情,可到最后依然不了了之,就連警察都沒查出什么,一個沒有腦子的陸遠能做什么?找的人大概也都是廢物,要不然怎么會這么快就暴露了身份?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暗地里莫辰是調查過陸遠的,前段時間發現他和幾個陌生人走得很近,恰巧那些人后來都被招聘到了他的公司,在那時候莫辰就預料到,陸遠應該是在背地里想辦法對付他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真是不知死活!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莫辰冷笑,倒是覺得這個游戲越來越有趣了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秦楚事事都為陸遠著想,莫辰不由想著,如果有一天陸遠死了呢,秦楚還不會不會這么為他?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

              本文網址:http://www.69013502.com/xs/132/132505/41600130.html,手機用戶請瀏覽:http://m.d3zww.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

              溫馨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,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。章節錯誤?點此舉報

              大乐透开结果走势图
                    1. <div id="0mkhc"></div><div id="0mkhc"><ol id="0mkhc"></ol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0mkhc"><ol id="0mkhc"></ol></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div id="0mkhc"></div><div id="0mkhc"><ol id="0mkhc"></ol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0mkhc"><ol id="0mkhc"></ol></em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