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div id="0mkhc"></div><div id="0mkhc"><ol id="0mkhc"></ol></div>

            <em id="0mkhc"><ol id="0mkhc"></ol></em>

              第三中文網 > 玄幻小說 > 風約辭 > 一三六 神女有情郎無意

              一三六 神女有情郎無意

              推薦閱讀:

            1. 轉生古妻
            2. 天降婚約:杠上淡定法醫妻
            3. 魅惑天下:冷艷女配黑化中
            4. 被神操控的末日
            5. 情未成愛化為殤
            6. 亡靈主宰
            7. 紅袖天香,美人無淚
            8. 吳亦凡,愿你陽光傾城
            9. 明星飯店
            10. 天噬魔帝
            11. 永恒的失落地
            12. 千金小姐的貼身家丁
            13. 天道視頻網
            14. 原來妻主也拜金
            15. 影后追夫:編劇大人,你別逃
            16. 最強絕色丫鬟
            17. 重生1990之隱形富豪
            18. 王者榮耀之絕世戰魂
            19. 穿成綠帽文女主怎么破[穿書]
            20. 守境人
            21.     風辭看了琴約一眼,他不想接受玄螭門的謝禮,但能感覺出琴約似乎很喜歡那方硯臺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琴約留意到他的目光,心想難道是自己剛才對那硯臺的喜歡表現得太過明顯,他看出來了?他不會以為自己很想收下吧?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正當她欲開口,聽得秋如眉又為問道:“莫非侯爺看不上這兩份謝禮?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風辭沒回答,轉頭問琴約道:“夫人,依你看?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秋如眉見他不正面應答反而去問琴約的意見,心里登時泛起了酸意,不得不將目光投向琴約。其他玄螭門的人也都臉色有點緊繃,等著琴約說話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琴約微微笑道:“玄螭門所贈之物都是絕好的寶物珍玩,我們哪會有看不上之理?只是秋門主應該聽說過一句古話‘匹夫無罪,懷璧其罪’,如此稀世寶物侯爺若是收下了,不出一日整個都城便會人盡皆知,或許還會很快傳遍大江南北,以后府里的人難免要提心吊膽,怕會招致禍患。侯爺也不比貴派人多勢眾,武功高強,若遭了盜匪,除了侯爺,并沒什么人能夠抵御得了。到時貴派的一番好意豈不是成了禍因?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玄螭門眾人聽了面面相覷,秋如眉臉上也白了一陣,她到沒想到這些,知道琴約這是在婉拒,可她偏偏無言反駁。人有旦夕禍福,她也不能保證琴約所說的事一定不會發生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風辭卻隱隱一笑,對琴約的說辭甚為滿意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琴約看了看他,又環視了玄螭門眾人一遍,道:“貴派的謝意我們接受了,不過這些禮物侯府斷然不能收。諸位遠道而來路途奔波,可在敝府稍事歇息,待庖廚略備些酒菜為各位洗塵,因事先不知各位前來,招待不周之處還望包涵。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玄螭門的兩位長老本來對贈鼎給風辭覺得有點不舍,如今風辭不收正和他們心意,故此也沒有什么怨言。只遲洺不滿地哼了哼:“在這吃住就不必了,禮都沒送出去我們哪還好意思叨擾?我們自有客棧可以住。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秋如眉聽出他言語中的諷刺之意,也覺得面上有點過不去,不愿多留,對風辭道:“這謝禮既然說了是給侯府的,便沒有再收回的道理,若放在侯府不安全,那么就先由敝派代為保管吧。至于晚宴就不必麻煩了。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琴約與風辭對視一眼,沒反對也沒挽留。秋如眉對玄螭門的人道:“你們先回客棧等我。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門主,你……”遲洺知道她對風辭的心思,不想她私下與風辭接觸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很快便回。”秋如眉打斷他道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遲洺忿忿地與其他幾人先回了客棧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知秋門主還有何話要說?”風辭起身問道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秋如眉道:“侯爺,如眉知道你可能并不看重這些身外之物,你對我玄螭門的大恩也非這些東西可以報答的。所以如眉想,或許我可以在其他方面幫上你的忙,算是私下里替先父先母報答你的恩情了。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風辭眼眸一瞬,淡笑道:“秋門主,說起來風某不過是略出了一拙計,算不得什么大恩,真正出力的是亓官將軍,我重傷赤天也是因為他要害我妻子,所以你大可不必記掛在心上,更不必覺得欠我什么。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話明顯就是不愿與她有任何牽扯,旁人都聽出來了,秋如眉自然也能聽得出來。她面色一滯,隨即勉強地笑了笑:“不管怎樣,若不是你出謀劃策,事情豈能那么順利?滴水之恩當涌泉相報。況且,侯爺既然提防恭王,肯定也想抓住他的把柄,你也知道恭王有意于我,我可以試著接近他,幫你得到想要的東西。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很聰明,在之前風辭勸她不要與恭王合作之時便察覺風辭與恭王并非一條心,那么他為恭王效力或許有什么不得已的原因,故此她把話說得明白,也好讓風辭對她放下戒心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琴約聽了下意識地看了看風辭,這么明顯地示好,這么有利的條件,不知他會不會接受?如果他接受了,以后定然會常和她往來,她那么昭然若揭的心思只怕……琴約心里不禁有些酸澀,最難對付的情敵便是這種既聰慧又無害的。她會以朋友的身份慢慢滲透,直到無形中完全占據對方的心,你甚至不知該何時出手如何出手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然而風辭卻不以為意道:“我想要的東西我自會有辦法得到,就不勞秋門主費心了。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秋如眉眼中劃過一絲錯愕,沒想到這樣他還拒絕,心里有點不甘:“若只是作為朋友想幫幫你也不行嗎?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那就更沒必要了,我不會讓朋友去做無畏的犧牲,怕還不起。”風辭道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秋如眉一直不知該說些什么,只定定地看著他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風辭道:“若沒有別的事,恕不遠送。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秋如眉神色黯然道:“后會有期。”言罷轉身離開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采芙,送送秋門主。”琴約對一旁的采芙道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采芙看了眼秋如眉的背影,心里不禁冷笑一聲,跟上去走到外面無人處,她忽然道:“秋門主,奉勸一句,你最好收起你那點心思。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秋如眉一愣,哪只這個侍女會突然口出此言,驚訝地打量了她一番,隨即哼笑道:“我什么心思?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那么明目張膽地覬覦侯爺,誰看不出來?那么想盡辦法要擠進侯府,也真不知害臊。”采芙道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秋如眉被她說得有點難堪,卻面色平靜道:“你在替你們夫人打抱不平嗎?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……”采芙想說她才不是為琴約打抱不平,她這是防著再多一個人來分搶她的東西,她要將一切可能的隱患通通消除于萌芽之態,但嘴上卻說道,“你看不見侯爺對夫人有多好嗎?你沒機會的。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是嗎?可我也沒想要什么機會,我只是想結交侯爺這個朋友罷了。”秋如眉就算被說中心思也沒必要對一個侍婢承認。她感覺出這個叫采芙的侍婢心思并不單純,或許還想著與自己的主子共侍一夫呢,只不知琴約有沒有察覺出來。不過她是不會去提醒琴約的,只有她們窩里斗,她才更有機會不是嗎?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哼,是不是只想當朋友你自己心里清楚。告訴你,侯爺可不是什么處處留情的人,對不喜歡的人他一向狠得下心,到時候你別輸得太慘。”采芙道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這話你用來自省最合適。”秋如眉笑得千嬌百媚,裊裊娜娜地走出了拂風閣前院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送!”采芙氣呼呼地望著她的背影說道。暗想不過才短短地見了這么一次,自己居然就被她看穿了心思,這個女人還真不可小覷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秋如眉走了之后,風辭便與琴約一道去用晚膳。晚膳中有琴約愛吃的辣炒雞胗,她剛要動筷子,卻被風辭擋住了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怎么了?”琴約納悶道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晚上不宜吃姜,你先吃別的。”說著風辭將這道雞胗里的姜絲一點點地挑出來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琴約漾起心里一陣暖意,雖然很想不管不顧地大快朵頤,但看著他那么仔細的動作,還是生生忍住了,算了,先吃別的菜也是一樣的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很喜歡那方玉硯臺?”風辭驀地問道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啊?”琴約正吃著,一時沒反應過來,隨后才想起他說的是秋如眉要送的硯臺,便道,“是挺好看的,不過你應該不想收她的禮吧?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風辭抬眼看了看她,微笑道:“知夫莫若妻。不過你要是很喜歡,我可以收下。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琴約道:“我不可想讓你為了我勉為其難。再說我更喜歡羊脂玉的,那硯臺不是羊脂玉。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其實那玉硯的質地和雕工都是上乘,她的確很喜歡,若不是玄螭門的東西,她看到了肯定會買過來。這么說只是讓風辭心里舒服點,免得他心存愧疚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風辭輕輕看了她一眼,心里有些觸動,他何嘗不知道她只是不想讓他為難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晚膳后,他二人牽著手在庭院里賞夜景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琴約想起秋如眉的話,問道:“恭王還懷疑你嗎?秋如眉都看出來你想抓住他把柄,他自己會不會也察覺到我們在調查他?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風辭搖了搖頭:“他現在比之前更信任我了,暫時也不會發覺我們在搜集他的罪證。秋如眉能看出來是因為我之前讓他不要與恭王合作。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們還是要多加小心才好,恭王可比饒儲難對付。”琴約道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嗯。”風辭雙手握住她的兩只手,面對著她道,“恭王派我過兩日去陽北郡考察。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琴約驚道:“陽北郡?那不是與烏漠國接壤的地方?那里還有關隘。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嗯。如果我猜得不錯,他是在為以后的計劃做準備,這次去說不定還會找到一些證物。”風辭道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去多久?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可能要半個多月才能回來。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這么久啊。”琴約低眉喃喃道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風辭輕笑著把她摟進懷里:“舍不得我?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那你舍得離開嗎?”琴約羞窘地反問道,想到要大半個月見不到他,心里便隱隱難受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風辭沒答話,卻猛地一把將她橫抱起來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要干什么?”琴約嚇了一跳,余光瞥見附近的護衛飛快地閃躲開去了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當然是干正事了。”風辭低聲在她耳畔道,“這兩日我要將未來半個月的正事都干完,好好享受享受。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正經。”琴約小臉唰地一紅,偏開頭不敢看他灼熱的目光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風辭爽朗地笑著,抱著她大踏步進了臥房,解下玉袍羅帶,拉上了重重錦帳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

              本文網址:http://www.69013502.com/xs/147/147196/41600176.html,手機用戶請瀏覽:http://m.d3zww.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

              溫馨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,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。章節錯誤?點此舉報

              大乐透开结果走势图
                    1. <div id="0mkhc"></div><div id="0mkhc"><ol id="0mkhc"></ol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0mkhc"><ol id="0mkhc"></ol></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div id="0mkhc"></div><div id="0mkhc"><ol id="0mkhc"></ol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0mkhc"><ol id="0mkhc"></ol></em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