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div id="0mkhc"></div><div id="0mkhc"><ol id="0mkhc"></ol></div>

            <em id="0mkhc"><ol id="0mkhc"></ol></em>

              第三中文网 > 玄幻小说 > 重生之独宠蓁皇后 > 第九十九章 果然是*烦

              第九十九章 果然是*烦

              推荐阅读:

            1. 魔改三国志
            2. 在西游的悠闲生活
            3. 我可能真是孙悟空
            4. 妖后驾到:初雪乱晴天
            5. 当大神编剧遇上流量小生
            6. 凤舞红叶
            7. 草莽帝王
            8. 我的身体会变异
            9. 狂武江湖
            10. 逆天滴神:我的男友是条龙
            11.     金氏还有话同静安说,便先遣了张尔蓁出去。张尔蓁踏出禅房的一刻,仿若到了另一个世界,门内压抑沉闷,门外清明亮堂。几个丫鬟婆子都随着汤氏去大殿了,这会儿张尔蓁便一个人顺着林荫小道往回走。静安大师说的话她已明白许多,但是前世的记忆让她的谨慎小?#30446;?#20837;骨髓,装糊涂?她觉得?#34892;?#22256;难,可就是太清楚了,所以很多时候都?#34892;?#22810;迫不得已。今儿去帮助那可怜的母子,张尔蓁知道也许会带来麻烦,可本能如此,现在她很庆幸她去了,如果她只是随着马车而过,那?#38405;?#23376;下场如何不需多想,成为万荣手底下又一孤魂谁又能替她们伸冤去?#31354;?#23572;蓁只觉得束手束脚,很多事都不能尽心而为,她头一次觉得权利竟然是个好东西,如果她比万荣权势更大,她不是个平头白衣不是官宦的家人而是实有特权,就像前世般努力考上做个国家人员,是不是束手束脚的程?#28982;?#20302;一点?#31354;?#23572;蓁觉得她不能再想了,再想下去她都该去做武则天了,一代神武女皇帝,她并没有那个野心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可万荣怎?#31383;歟?#30495;是头疼……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…………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呵呵,白云妹妹,你皱着眉头的样子可真丑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冷不丁蹦出这么一句话还真是吓的张尔蓁跳起来,张尔蓁朝四周看去,并不见人,墙上传来男声继续道:“这会儿知道害怕了,刚才的勇气还真是可?#25991;亍!?br />
                  寺院柏木森森,墙头上坐着一秀雅男子,着一袭绣绿纹的紫长袍,外罩一件亮绸面的乳白色对襟袄背子。袍脚上翻,塞进腰间的?#23376;?#33136;带中,脚上穿着白鹿皮靴,乌黑的头发在头顶梳着整齐的发髻,套在一个精致的?#23376;?#21457;冠之中,从玉冠两边垂下淡绿色丝质冠带,艳若桃李,眉若秋波,张尔蓁不悦道:“哪里来的登徒子躲在那里吓唬人,世风日下,带我叫府衙里人抓了你去,还不赶紧下去,真叫了人来你可就插翅难飞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只听得“砰”的一声,男子落地,面如冠玉,眼眸笑意盈盈道:“好无情的白云妹妹,几日不见竟然不认得你的黑土哥哥了,白云妹妹别装了,你可不就是你吗,要不要我喊人过来,咱们去府衙公堂对峙一番,?#28216;?#37027;讨走香水送?#35828;?#23567;混蛋是不是你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张尔蓁皱起的秀眉峰耸立,瞪着眼前男子不悦道:“你跟踪我?弋千,你会不会太无耻了,都说过咱们井水不犯河水,你?#30343;?#20449;用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弋千笑道:“我答没答应过你,你自己还不清楚?瞧瞧你这?#24050;?#20170;儿差点被万荣掳走了,你混得真够差的,这点小事都摆不平,啧啧,真是丢人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知道的够多的呀,?#19969;?#26089;就派人跟踪我了?知道我遇难了所以来拯救我了?弋千,看不出来你还是个大好人嘛,多谢多谢。”张尔蓁拱手做讨好状,弋千珍宝阁混得不错,这事兴许他这能帮上忙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弋千轻笑道:“想得倒美,你骗?#19968;?#24819;要我帮你?上辈子是属貔貅的只进不出?还有,瞧瞧你自己,哪里值得我派人跟踪你去,?#36824;?#30896;巧看到了,特地来嘲笑你一番而已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张尔蓁瞧着弋千这副讨厌的样子,?#38498;?#37324;闪过一幅画面,怒道:“刚才万荣打马而过的那?#21917;?#37324;有你?好你个弋千,也算是接受过祖国培养的大?#20204;?#24180;,竟然学万荣那?#32824;?#20154;命如草芥,你对?#38391;?#35841;,对?#38391;?#21463;过良好的义务教育吗,咱?#36963;?#26159;一?#32972;?#23548;人无贵贱?哼!我现在很瞧不起你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激动个什么劲,我也没说?#35805;?#20320;呀。万荣那小子是坏了些,不,是?#20302;?#20102;。?#36824;?#20320;若是要倒?#25329;。?#20170;儿遇不到万荣,明儿也会遇到的。咱?#36963;?#26159;也有句话说的,阎王要你三更死,谁敢留你到五更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呸呸呸,闭上你的乌鸦嘴。你专程跑回来除了嘲笑?#19968;?#24471;不如你好,还有别的事儿吗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瞧瞧你这耐性,求人总得有求?#35828;?#24577;度不是。拿出点态度来,哥哥?#19968;?#26159;愿意帮助你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张尔蓁看着弋千笑得春风得意的样子翻了个白眼,不耐烦道:“你都派人跟踪我,看我笑话,还要我求你啊。大戏免费让你看了,付个门票钱总不会过分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万荣那小子坏的很,满京城谁敢惹他,现在他惦记上了你,有那么容易解决?不是哥哥说你,你虽然年纪小些,但知道自己长了张红颜祸水的妲己脸就少在人前露出来。你去见我的时候还知道点几个麻子装成个丑八怪,怎么见那些无关紧要的俗人反而疏忽了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张尔蓁啐一口道:“你是说那个万荣瞧上我的脸了?他个变态,我才多大啊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美人不分大小,别说你十岁,就算你三岁,他也能给你养到你长大了,对待美人,他一向有耐心。上次就为了和西河郡王的世子争个天香楼的歌姬,还把人给打了一顿呢。想想我,若是帮你被他知道了,只怕小命不保呦。?#36793;?#21315;做出一副害怕的样子,看的张尔蓁一阵恶寒,随意道:“那?#19968;?#23481;了不就得了,万荣总不会?#19981;?#19968;个满脸麻子的丑美人吧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他喜不?#19981;?#25105;不清楚,但?#19968;?#26159;?#19981;?#26631;志的大美人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张尔蓁劝道:“看在你帮我的份上,我再劝劝你,虽然这儿不好混,但你也不能不分青红皂白的逮着大腿就抱啊。你和什么人玩不好,偏偏去跟万荣那样的人做朋友,他心术不正纨绔异常,可你不一样,好歹也是鲜艳国旗下长大的孩子,咱们的心还是善良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弋千邪魅笑道:“我当然是个好人,是个从里到外鲜红纯洁的大好人。可你就不一样了,你算不上是个好人,弄张假脸?#26149;?#24324;我,见到我假?#23433;?#35748;识我,白云妹妹,哥哥的?#30446;?#26159;很受?#35828;摹?br />
                  张尔蓁没?#38391;?#36947;:“说是我糊弄你,你不也没被我糊弄住?别说你没派人跟踪我,你侵犯了我的隐私,这笔账咱们也要算清楚的。”张尔蓁仰着脸看弋千,问道:“那你说我该怎么做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弋千做思考状,叹道:“万荣是个不达目的?#35805;?#20241;的性子,心狠手辣强取豪夺便如?#39029;?#20415;饭,你这事而怕是不能善了。别指望他会忘了找你这事,方才他还派人去打听你呢,瞧那神色探究性味浓郁,不好解决啊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张尔蓁耷拉着一张俏脸,抽着小鼻?#25151;?#20007;道:“万恶的旧社会,?#36824;?#20183;着宫里的娘娘得势,自己也飞上了天去。这万荣果真如此跋扈?我可是当朝官员的嫡?#30528;?#20799;,他也能说带走就带走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万家不止有万贵妃得宠,万大人是吏?#21487;?#20070;,想要对付你爹还不是易如反?#36843;?#22218;中取物。万?#25233;?#24471;了这么一个嫡亲的儿子,自小万荣就如此,便是亲王之子也不曾放在眼里,更何况你了。如今办法也不是没有,只是需要你真正牺牲些罢了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3433;?#20250;真要我自毁容貌吧?不行不行,?#19968;?#26377;下半辈子要过,为了一个万荣牺牲下半辈子这点不值得。万荣势大,我便找个势力胜过他的不就可以了?”张尔蓁摸着下巴?#20102;?#36947;,不到万不得已,毁容这样的蠢事自己还是很不愿意做的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弋千冷笑一声:“普天之下,除?#35828;?#20170;圣上能约束了万贵妃,那位娘娘何曾把别人放在眼里。你要么自毁容颜,要么缺胳膊少腿让人生厌,否则你便是逃到天边去,他也能给你抓回来。我再告诉你罢,之前万荣大街上抢了个姑娘做通房,结果怎么样,现在那姑娘早就?#21183;?#20102;,?#36824;?#21453;抗了下便被活活打死了,万荣性子暴烈无常,肆意妄为,你想清楚,可不要因小失大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那你来找我不是打算帮我?”张尔蓁怒道,菡窕水嫩的脸?#36134;票?#31179;霜染红,生动娇美的样子让弋千神情一晃,弋千长身而立道:“我自然想帮你,办法?#20011;?#21578;诉你了,至于怎么做端看你自己。自古以来便是如此,谁又?#20154;?#21385;害,?#36824;涂?#33021;不能对自己狠点罢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张尔蓁嗤笑道:“我以为弋千混得有多好,?#36824;?#20063;是依附万家生活的一只寄生虫,当然,我并没有瞧不起你的意思,我们都选择了不同的立场,你为万家,我呢,偏偏不。我们都是汪洋大海里的一只蝼蚁,若想活得下去便是要去?#32610;?#26356;粗的浮木,你有了,我也要?#23567;!?br />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告诉哥哥,你抱上了哪条大腿,改日哥哥混不下去就去投靠你去。?#36793;?#21315;往树荫下走两步,腰间金色坠涤随风摇曳两下,继续道:“你若是不愿意说也?#36824;?#31995;,咱们来自同一个地方,总是比别人亲近些。若是万荣这事不能善了,我就带你走罢,珍宝阁……我也待够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张尔蓁拽过一片红枫叶撕得粉碎道:“之前我小心谨慎不敢逾越,生活却并不平静,我若是一无所有,那还怕什么,再死一回罢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?#19969;?#24590;么想通了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张尔蓁叹道:“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吧……其实我?#36824;?#26159;给自己打气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弋千正色道:“没有人可以对上万荣的,听我一句劝,若是万荣找到你了,决不能让他带你进府去,必定是有去无回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张尔蓁无精打采的点点头,无神的望着蓝天叹道:“车到山前必?#26032;罰?#25105;小心就是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弋千临走时严肃道:“我们都是死过一次的人了,更知道好死不如赖活着的道理,真到那个时候,还是?#28982;?#19979;去才是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弋千话里的紧张和慎重都让张尔蓁动容,张尔蓁没想到万荣竟然跋扈至此。虽然只与弋千见了两次面,但骨子里却有抹不去的熟悉感,张尔蓁相信弋千的话没有任何夸大的成分,综合金氏和弋千的消息,张尔蓁得出结论——这万荣果然是个恶霸!

              本文网址:http://www.69013502.com/book/185/185651/49048690.html,?#21482;没?#35831;浏览:http://m.d3zww.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
              温馨提示?#21898;?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,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。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

              大乐透开结果走势图
                    1. <div id="0mkhc"></div><div id="0mkhc"><ol id="0mkhc"></ol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0mkhc"><ol id="0mkhc"></ol></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div id="0mkhc"></div><div id="0mkhc"><ol id="0mkhc"></ol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0mkhc"><ol id="0mkhc"></ol></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双色球开奖历史记录表 冰球是哪一种冰 大乐透17099开奖号码 nba比分视频 香港赛马会彩票 极速时时彩75秒开奖 湖北快3遗漏一定牛 揭阳体彩票中心在哪里 黑龙江22选5一周开几次 急速赛车驾驶 上海快三结果查询 马会一肖中特免费资料 虚拟足球e球彩中奖规则 今天cba直播视频 黑龙江十一选五遗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