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div id="0mkhc"></div><div id="0mkhc"><ol id="0mkhc"></ol></div>

            <em id="0mkhc"><ol id="0mkhc"></ol></em>

              第三中文网 > 其他小说 > 万古武君 > 第98章 不愿意做皇帝

              第98章 不愿意做皇帝

              推荐阅读:

            1. 水浒霸行传
            2. 凌天战尊
            3. 王雎泪
            4. 三月?#19968;?#30456;思愁
            5. 重生之?#39029;?#20102;游戏土著
            6.     大兴皇帝作为人族的领袖,其关乎甚大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宗仁皇帝病重入危、大限将至的事情已经坐实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大兴帝位将由谁来继承?”这是很多?#35828;?#30097;惑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宗仁皇帝病情极其严重,随时都有毙命的可能,国不可一日无君,但关于大兴帝位继承者的消息迟迟没有传出来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自从人皇逝世,宗仁皇帝登基以来,大?#35828;?#26397;局一直不稳,天下并不太平。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宗仁皇帝刚登基之时励精图?#21361;?#20294;依旧难保人皇在?#30343;?#30340;太平盛世,后几年宗仁皇帝终日游戏后宫,不顾朝政,导致大?#35828;?#26397;局更加不稳,兴盛不再,开始走下坡路。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宗仁皇帝比起人皇陛下算是昏庸无道了,没有什么雄才大略!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当朝的皇帝都不堪,更何论当朝的那些皇子,皆是太年轻,难当大?#21361; ?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泱泱大兴,竟是没有可担大任者,说起来还真是滑稽可笑。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人皇开创了千古盛世,他的后人无法超越他,大?#35828;?#22269;运是一年不如一年了。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各种声音响起,民众们议论纷纷,使得整个泰昌城异常的热闹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大兴皇宫,禁卫军防守在各处,让人不能随意进出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夜色如墨,位于皇宫后院的卧龙宫中,一个面色苍白到毫无血色、双眼紧闭的男人躺在龙榻之上,这个男人赫然就是大?#35828;?#26397;皇帝楚宗仁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此刻的宗仁帝枯瘦如材,气游若丝,病态严重,看起来极其的虚弱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龙榻旁,一个身穿凤袍、雍容华贵的女子守候在这里,其正是当朝皇后,上官仪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皇后一脸愁容,面色憔悴,一双美眸之?#26032;?#26159;疲惫与担忧之色,样子看起来楚楚可怜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卧龙宫中除了皇帝与皇后以及几个宫女之外再无他人,一片冷清寂?#30149;?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前来探望的无论是朝中大臣还是皇亲国戚,所有人皆是等候在卧龙宫外,皇帝或许是因为没?#20852;?#37266;又或许根本就不愿意,除了让皇后守候在一旁,没有召见任何人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嗯…”一道轻哼声从宗仁帝的口中传出,睫毛颤动,紧闭了数日的双眼在此刻缓?#36203;?#24320;来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陛下,你终于醒过来了!”见到宗仁帝睁开双眼,仪皇后又惊又喜,泪珠儿在眼睛里打转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仪儿。”宗仁帝轻轻呼唤了一声,声音十分嘶哑与虚弱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臣妾在…”仪皇后强忍着不让眼中的泪水流出来,她伸出手将宗仁帝干枯的?#30343;?#19979;皮包骨的?#32456;平?#32039;握住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宗仁帝看着仪皇后那张精致却凄楚的面容,有气无力的说道:“朕怕是熬不住了…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陛下不会有事的!”仪皇后摇了摇头,语气坚定的说道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宗仁帝有气无力的说道:“朕这是回光返照,已经无力回天了…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听着这话,仪皇后眸子中的眼泪终于是止不住的落下来,梨花带雨,十分伤心难过,谁见犹怜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仪皇后凄楚的哭泣道:“陛下,你一定要好?#27809;?#19979;来,不要扔下臣妾,如果你走了,臣妾也随你而去…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朕也不想死,但天要亡朕,一切都是命数!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宗仁帝很不?#24066;模?#21364;也无可奈?#21361;?#20182;颤颤巍巍的抬起手,轻抚着仪皇后的脸颊,说道:“别哭了,朕想见你笑的样子。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仪皇后闻言顿时强止住泪水,纵使心中万般酸楚与痛苦,她依旧绽放出笑颜,楚楚动人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都说宗仁帝终日流连后宫,但他并不爱三千佳丽,只独宠仪皇后一人而已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宗仁帝柔情似水的说道:“仪儿,即便朕先你而去,朕也要你好?#27809;?#19979;去,不能有轻生的念头。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仪皇后眸含泪花,哽?#23454;潰骸?#38491;下,你不是要陪臣妾一生?#30343;饋?#30333;头偕?#19979;穡?#20320;不能丢下臣妾独自一人在这世上!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宗仁帝深凹的眼目中泛出一丝丝泪光,他低声道:“此生负你,来生再报,答应朕,好?#27809;?#19979;去!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仪皇后为了让宗仁帝安心,红着双眼,轻轻点?#35828;?#22836;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朕有负于先帝重托,没能让先帝创下的千古盛世延存,这大?#35828;?#22825;下太大了,朕?#34892;?#26080;力,根本不能治理好,朕真是个没用的皇帝。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朕一直都想治理好大兴,让大兴更加繁盛,只?#19978;?#26389;没有先帝的雄才大略,朕这一生,遗憾太多!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咳咳!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宗仁帝不得志,心中愤懑,?#30343;?#20043;间情绪?#34892;?#28608;动,他?#20154;?#20102;两下,嘴角溢出猩红的鲜血,触目惊心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仪皇后是这世上最了解宗仁帝也是最爱宗仁帝的人,她紧握住宗仁帝的手,柔声说道:“陛下,你在臣妾心中永远是最好的皇帝!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宗仁帝哀叹道:“所有人都想坐上那张龙?#21361;?#21487;又?#20852;?#30693;道坐上那张龙椅之后会有多累多苦,如果可以重新来过,朕宁愿不坐上那张龙?#21361; ?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而就在此时,一道冷漠的讥讽声传来:?#38712;?#30693;今日,何必当初!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道声音的语气十?#32456;?#29378;与霸道,到底是何人发出的话语,竟?#39029;?#35773;大?#35828;?#26397;的皇帝?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此时,一个身穿华贵蟒袍的男人赫?#30343;?#22823;步走进了卧龙?#23567;?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个男人,中年模样,身形犹如一座铁塔魁梧高大,脸庞冷冽,黑发如瀑,一双深邃的眼目中?#33268;?#30528;一丝丝暴戾之意,在其体内像是隐藏着一头凶兽一般,有一种无形的威?#30130;?#26497;其慑人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从中年男人穿的蟒袍可以看出来其是大兴王爷的身份,其名叫楚宗盛,正是当朝二王爷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仪皇后看着大摇大摆走进?#21561;?#26970;宗盛,脸颊一冷,怒斥道:“二王爷,陛下没有召见你,你竟敢私自闯进来,还对陛下出言不逊,该当何罪?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楚宗盛面色冷漠,眼神冷冽的吓人,他斜瞟了一眼仪皇后,冷声道:“平时尊称你一声皇后,但你不过是后宫的一个妃子而已,有什么资格对本王大呼小叫?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仪皇后闻言,美眸中怒火升腾,厉喝道:“楚宗盛,你好大的胆子!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皇后…”宗仁帝开口,示意仪皇后稍安勿躁,仪皇后这才是安静下来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宗仁帝在仪皇后的搀扶下坐起身来,他目光一转,盯着楚宗盛,不失威严的说道:“宗盛,朕没有召见你,你?#20040;?#36827;朕的寝宫,你可知罪?”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身穿蟒袍的中年男人闻言,并没有言语,其嘴角渐渐勾起一抹淡淡的弧度,有着一种嘲讽以及不以为然的意味。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

              本文网址:http://www.69013502.com/book/192/192978/49048197.html,手机?#27809;?#35831;浏览:http://m.d3zww.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
              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,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。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

              大乐透开结果走势图
                    1. <div id="0mkhc"></div><div id="0mkhc"><ol id="0mkhc"></ol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0mkhc"><ol id="0mkhc"></ol></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div id="0mkhc"></div><div id="0mkhc"><ol id="0mkhc"></ol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0mkhc"><ol id="0mkhc"></ol></em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