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div id="0mkhc"></div><div id="0mkhc"><ol id="0mkhc"></ol></div>

            <em id="0mkhc"><ol id="0mkhc"></ol></em>

              第三中文網 > 軍史小說 > 詩與刀 > 第二百零一章 《文遠集》與元夕孫思潮(4800+)

              第二百零一章 《文遠集》與元夕孫思潮(4800+)

              推薦閱讀:

            1. 0氪封神
            2. 億萬老公你別跑
            3. 嬌妻太撩人:老婆,我要
            4. 籃壇王者
            5. 吾家有妹:暴力種田致富路
            6. 兵種的融合公式
            7. 變身之絕色雙身
            8. 無限之傳奇盜賊
            9. 庶女謀:嬌俏皇妃入懷來
            10. 相府嫡妃
            11. 琉璃海棠
            12. 桃花島主不姓黃
            13. 尸寵而驕
            14. 鎖文系統:男主請自重
            15. 拯救末世計劃
            16. 十三之命
            17. 箭神在都市
            18. 大秦將魂歌
            19. 武俠之大魔尊
            20. 精靈世界之平民冠軍
            21.     小刀兒拜堂成親了,興許徐杰是羨慕的,羨慕小刀兒這么簡單就能成親。興許小刀兒的結婚方式,才是徐杰心中的水到渠成。&1t;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小刀結婚,不僅南山幫來了人,南柳派也來了人,連帶鳳池山也派人來了。&1t;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熱熱鬧鬧,皆大歡喜,騙子徐小刀還是把襲予小姑娘騙成了妻子。&1t;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老八大年初三就乘船往東去,江南血刀堂,開年必然是最忙碌的時候,也需要徐老八到許多人過去坐鎮,到得元夕之后,應該也會有一番小小的腥風血雨,地盤的爭奪與摩擦,最終總會變成廝殺之事,人為財死,便是如此。徐老八倒是不一定要親自出手,大多只做最后的仲裁者,除非有人不按照規則來。&1t;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江湖與官府,其實都是一樣的,有規則,才能長久。訂立規則的人,往往也會受到他人的挑戰,不論是本地虎,還是過江龍,總是少不得那一番血腥,血腥多了,位置才能安穩。&1t;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初八之后,徐杰回了大江城,依舊還是大包小包的禮物,從郡守孫思潮,到郡學衛夫子,也少不了那鳳池山,人人都要拜訪一番。&1t;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杰自然也能收到別人的拜禮,竹林詩社那些同窗之類,如今徐杰隱隱成了竹林詩社的領頭人物,自然有這般的待遇。&1t;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其中還有一份禮品,是徐杰沒有預料到的,來自東湖上的畫舫,來自顏思雨。&1t;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杰的印刷小作坊又開始忙碌了,這回印的倒不是什么武俠言情,而是徐杰的文集,有詩有詞有賦,有原創,當然也有文抄。&1t;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原創如那回文詩《水鏡》,或者是那《九宮山賦》,又或者是錢塘江邊楊二瘦身死之后寫的《浪淘沙》……&1t;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文抄也有回文詩,還有那《念奴嬌》之周郎赤壁,或是還有青山縣城里那曲《聲聲慢》……&1t;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文集不厚,總共不過三十篇左右。記錄徐杰寫過的,也有徐杰絞盡腦汁添加的幾篇,如此保持足夠的水準。&1t;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沽名釣譽總是要的,文集名為《文遠集》,倒是直白,也顯出不少文人傲骨。&1t;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文集印好,有送有賣,送給一些詩社成員雅正,或者送給衛夫子等人斧正。賣給一些青樓畫舫,書畫商店之類。&1t;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元夕依舊還有詩會,文昌書院里的文昌詩會,徐杰的請柬早早就送來了。&1t;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幾年沒有了歐陽正,沒有了歐陽文峰,也沒有歐陽文沁。這個元夕詩會,多少顯得有些孤單。&1t;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杰沒有帶人,獨自一人往那鳳池山文昌書院而去。&1t;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京城里,還有人記得去年元夕的一個承諾,去年元夕被一場江湖血腥給攪了,有人相約來年元夕再同游。&1t;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個承諾的徐杰給歐陽文沁的,歐陽文沁還記得清清楚楚,對鏡理了紅妝,換了一件嶄新的衣服,梳理好了頭。大家閨秀,難得有機會不必在意世俗的眼光,能打扮得漂漂亮亮出門而去。&1t;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京城里的元夕,比之大江城,更熱鬧幾分。歐陽文沁與歐陽文峰看著一個個的花燈,看著游人如織,看著各處賣藝雜耍,看著各處新奇事物。&1t;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似乎也期望著人潮之中,出現那個熟悉的身影,再帶著她去把那貼金箔的花燈帶回家。&1t;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姐姐,那個花燈真是漂亮,八面有謎,看起來如一頂大花轎一樣,你看那上面,可不是金箔,是真的金子做了雕琢……”歐陽文峰指著不遠處一個最為亮眼的花燈說道。&1t;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歐陽文沁似乎并不如何高興喜悅,看了看那花燈之后,開口答道:“今年文遠不在,那八方的謎面,我們兩人怕是猜不出多少。”&1t;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試一試怎么知道呢,姐姐,我們且去試一試再說。”歐陽文峰開口說道。&1t;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兩人近前去看,看了在猜。歐陽文沁顯然沒有多少猜字謎的心思,猜得片刻,拉著歐陽文峰繼續往前而去。&1t;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也不知大江城里的徐杰還記不記得去年的承諾,興許徐杰是不記得了。就如此時徐杰連今夜晚上還有比武都不記得了。&1t;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與徐杰比武之人,正在鳳池山上摩拳擦掌,等著與徐杰今晚一場大戰,以此來扳回去年丟失的臉面。&1t;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杰進了文昌書院,沿著階梯而上,還是去年的那個平臺之上,還是那些條案,左右還是那些準備酒菜之人,花魁大家們也在做著準備。&1t;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杰選了不前不后的一處條案落座,坐得不久,也有三五個詩社相熟之人上來與徐杰見禮,然后左右落座。&1t;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京城里的竹林詩社與大江城里的竹林詩社,人員是不一樣的,但也是一脈相承的。在大江城里的竹林詩社的,將來到得京城里,也還是京城竹林詩社的成員。&1t;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京城到大江城,一千多里路程。并非人人都能回鄉過年,也并非人人都愿意回來過年。路途遙遠難行是其一,大多數人回鄉,只能徒步而行,其中的盤纏也是一筆不小的耗費,還有一些人多少也抱著富貴才回鄉的念想,也怕人來多問多猜,自己也有不自信。&1t;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出門千里,都求一個出人頭地,這不僅是個人的追求與夢想,更是承載著一個家族的追求與夢想,幾百上千人抬著眼睛在看。這份壓力,實在不小。考進士就如得道一般,一人得道,當真就能雞犬升天,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。&1t;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出門進考,大多數人的盤纏差旅,也并非就是自己一人的家底,多來自族中許多門戶的支持。甚至年年往京城里寄錢,這叫那些考了一次兩次三次都不能中的人,如何好意思回鄉見人。短的三年不歸家,長的十年不歸家,這樣的人,不在少數。&1t;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粱伯庸倒不在這些人之列,粱伯庸有一手書法絕技,即便是在京城里,也開始顯露了一些名聲。粱伯庸本身家境也不錯,如今自己也能賺上不少錢。租得起馬車,回鄉也沒有多少不好意思,所以粱伯庸雖然也考了兩次不中,卻還是能安然回鄉來過年。&1t;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粱伯庸就坐在徐杰身旁,與徐杰調笑不止,說著一些開心的事情,也聽得徐杰大笑不止。&1t;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比如粱伯庸回鄉之前,替人寫了一幅字,落款是中書省相公劉汜。雖然那經手之人不敢去刻劉汜的印鑒,但是就是這么一幅有落款的字,從粱伯庸手中出去是八十兩,經手之人賣出去,卻賣了一千六百兩。買字之人,還是一個從三品的朝廷高官。&1t;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般的笑話,粱伯庸平常也不會拿來講,與徐杰倒是并不藏著掖著。主要是笑話那個買字的冤大頭,徐杰聽來也是覺得可笑。&1t;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有道是盛世的古董書畫,亂世的黃金。唯有安穩時代,這些古董書畫的玩意,才能值得比黃金還要貴的價格。到得亂世,這些東西也就不值錢了。&1t;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笑過之后,徐杰倒是叮囑了一句:“梁兄,那經手之人可一定要信得過才行,否則傳揚出去,梁兄就麻煩大了。”&1t;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粱伯庸聞言也不開玩笑,一本正經答道:“文遠放心,這也是他的財路,他豈可亂傳出去,這不是砸了他自己的招牌嗎?此事若是被旁人知曉,他便是破產了也賠不起,那些貴人可不是好惹的,豈能放過他?他自己可不敢傳揚,甚至還來求我不可傳揚呢。”&1t;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杰點點頭,這個道理倒是對的,隨即徐杰卻又轉頭看向粱伯庸。這般的隱秘之事,粱伯庸卻是對徐杰毫無掩藏。&1t;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是個什么道理?粱伯庸看起來也不是那等心思隨意、不縝密之人。&1t;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粱伯庸見得徐杰看向自己,開口哈哈一笑:“文遠可不得把我給賣了。”&1t;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杰陡然明白過來。交人交心,粱伯庸與徐杰相熟并不久,粱伯庸與徐杰說出這般隱秘之事。一是在徐杰面前展示自己的優點,展示自己的價值。二來,何嘗又不是在納投名狀?&1t;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粱伯庸好似在給徐杰表達一個事情,表達自己是信任徐杰的,也表達自己是值得信任的。粱伯庸是要以真心換真心,其中有功利之心,也有真誠之心。&1t;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杰此時才陡然覺得自己忽然重要了起來,對許多人而言,徐杰真成了關鍵人物。其中有徐杰自己名聲的加持,更多的還是來自徐杰身后的歐陽正。&1t;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杰并不糾纏那些,倒是覺得這個粱伯庸真值得一交,開口笑道:“梁兄放心,小弟豈能做那般的事情,梁兄自顧自財就是。”&1t;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粱伯庸聞言大笑不止,抬杯來敬徐杰。&1t;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兩人碰杯一飲,人群忽然都站了起來,郡守孫思潮來了,還有一幫老夫子同行。&1t;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所有人恭敬見禮,孫思潮帶著眾人往頭前去落座。&1t;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歐陽正高升了,這是孫思潮沒有想到的事情,春闈就在明年春,不過一年的時間,今年秋的新舉人,少了歐陽正的教導,能不能中幾個進士,孫思潮不免有些擔心,孫思潮的政績,似乎少了一些著落。&1t;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倒是今日主持之人,也就不必與歐陽正推來推去了,孫思潮站了起來,準備開口致辭,忽然孫思潮又左右看了看,開口問道:“聽聞徐文遠回來了,老夫府里還收到了徐文遠的拜禮,還收到了徐文遠的文集,徐文遠人呢?來了沒有?”&1t;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杰倒是也未想到孫思潮致辭之前,竟然點了自己的名,站起身來拱手一禮之后,開口說道:“孫郡守,學生來了。”&1t;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孫思潮聞言大喜,抬手揮了揮,開口說道【31小說網  】:“徐文遠,上來。”&1t;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杰不明所以,左右看了看眾人,下了條案往前走去。走到郡守孫思潮面前,又是一禮,連帶還給左右衛夫子等人見了見禮。&1t;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孫思潮往前傾了一下,拍了拍徐杰的肩膀,開口道:“臨來之前,還讀了一讀你那新出的《文遠集》,著實不錯,今夜你當坐到頭前來。”&1t;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杰聞言回頭看了看頭前那些條案,早已座無虛席,不免有些尷尬,總不至于把別人趕走讓自己坐。&1t;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孫思潮見得徐杰回頭,又是笑道:“徐文遠,還回頭看什么,叫你坐頭前來,是叫你坐老夫身邊。”&1t;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杰聞言一驚,滿場兩百余人,徐杰卻跟郡守與衛夫子等人坐在一起,這是榮幸,但也容易變成眾矢之的,嫉妒之心從來不可小覷。&1t;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杰正欲拱手婉謝。&1t;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旁的衛夫子挪了挪位置,開口笑道:“文遠,你在京城里的名聲,老夫在大江可多有聽聞,今夜你坐頭前是理所應當的事情,不必回絕,往后你若是回鄉了,都應坐在頭前來。”&1t;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若說孫思潮這般安排徐杰,多少有一些其他的小心思。但是衛夫子不同,衛夫子早已是無欲無求之人,便也不會多想那些功名利祿的事情,衛夫子叫徐杰坐頭前,興許還真是覺得徐杰夠資格與他坐在一起。&1t;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杰又回頭看了看,還是有些猶豫,猶豫的不是自己有沒有資格坐上去,猶豫的是想看看場下眾人是點頭表示認可的多,還是眼神里羨慕嫉妒恨的多。&1t;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孫思潮見得徐杰還在猶豫,伸手拉了拉徐杰,還往一旁伺候的小廝示意一下,說道:“還不快快給文遠準備座椅!”&1t;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便聽場下,也有人起哄道:“文遠,你就坐在上面吧,我等可是心服口服。這大江出了你徐文遠,教我等也是與有榮焉啊。”&1t;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般捧場的,自然是粱伯庸。&1t;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杰點點頭,繞了幾步,還是坐到了孫思潮身邊,坐下之前,還左右感謝了一番。&1t;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孫思潮達到了目的,起身再致辭幾句,這詩會也就開始了。&1t;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題目已出,眾人動筆考試一般。&1t;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孫思潮卻是與徐杰低聲說道:“文遠啊,來年春闈可有把握?”&1t;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孫思潮關心徐杰的春闈,便也是在關心自己的政績,淮西郡府九個,天下郡府一百一十九個。若是大江一地多出幾個進士,那便是天下獨一號的事情,教化有德、治學有功的孫思潮,自然是要升官加爵的。若是大江一個進士都不出,孫思潮這加官進爵的路,也就難上加難了,修多少橋、鋪多少路,也難以彌補教化治學之失。&1t;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多謝孫郡守關照,學生秋闈今年方考,明年春闈之事,實未多想,慚愧慚愧。”徐杰對于考進士,還真沒有多想,也可以說是并不那么自信滿滿。&1t;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孫思潮聞言擺擺手道:“秋闈于你而言,算不得什么。這春闈之事,文遠當多多準備。聽聞你與御史中丞謝昉相交莫逆,還識得吳伯言。如此好的機緣,當不可浪費了。禮部之試,本就是尚書省管轄,尚書省吳相公乃是吳伯言之胞弟,御史臺也會參與春闈之事,行監督之職。歐陽公向來正直,文遠自己當多多走動幾番,不可怠慢啊。”&1t;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孫思潮知道徐杰有才,卻是怕徐杰年少,不懂這些門道,說得是一清二楚,只在教導徐杰如何中考。也是孫思潮覺得歐陽正興許不會如何幫襯徐杰,便讓徐杰自己要把握機會多走門路。&1t;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杰聞言連連點頭,答道:“多謝孫郡守提點,學生考完秋闈入京,定當多多準備春闈之事。”&1t;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杰答是這么答,心中卻知道有些事情還是不能做。如謝昉,徐杰是不會開口去求這種事情的,憑白叫人看輕了。吳伯言,那是更不能去求,吳仲書不太熟,也不能毫無臉面上門去求。&1t;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所以這春闈之事,徐杰還是得靠自己來。謝昉顯然也不會在行監督之職的時候,還故意去幫徐杰走動,謝昉也是有自己的風骨的,也做不來這樣的事情。歐陽正就更不必多說了。&1t;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孫思潮聞言點點頭,放心不少,卻是又道:“文遠若是有相熟的同鄉好友,也當提帶一些,將來入了朝堂,定是助力。”&1t;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孫思潮這話就是在暗示徐杰了,暗示徐杰有這么好的關系渠道,也當幫著同鄉好友走動一下。孫思潮這般暗示,自然也是為了大江郡戶籍的舉子,當多中幾個進士。歐陽正忽然升遷了,對于信心滿滿來大江任職,等著升遷的孫思潮,還真成了壓力,興許孫思潮能調到大江郡來任職,也是花費了不少力氣的,孫思潮可不想到頭來是一場空。&1t;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杰聽得懂,也點頭應答,卻也讓徐杰實在有些為難。孫思潮大喜,便是有人遞上來了詩詞,也先放在徐杰身前,讓徐杰去看。&1t;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杰卻也聰明,并不去多評論,而是又遞給了衛夫子。徐杰大概也知道,臺下還有馬子良之輩,應該是嫉妒到恨的一類人,徐杰也懶得去惹那些是非。&1t;/p>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邊臺上,曲子也起。那些花魁人物,連帶顏思雨,倒是人手一本《文遠集》,有詞上來就唱,間隙時候,便唱那《文遠集》。&1t;/p>

              本文網址:http://www.69013502.com/xs/112/112906/41593749.html,手機用戶請瀏覽:http://m.d3zww.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

              溫馨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,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。章節錯誤?點此舉報

              大乐透开结果走势图
                    1. <div id="0mkhc"></div><div id="0mkhc"><ol id="0mkhc"></ol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0mkhc"><ol id="0mkhc"></ol></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div id="0mkhc"></div><div id="0mkhc"><ol id="0mkhc"></ol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0mkhc"><ol id="0mkhc"></ol></em>